上海基诺彩票中奖查询
首頁 > 文化 > 文化 > 正文

何為中國哲學:“就民族說”與“就哲學說”

核心提示: 所謂“中國哲學”,如果是在承認“中國”之于“哲學”存在某種限定的意義上說,正屬于“民族哲學”的范疇。

所謂“中國哲學”,如果是在承認“中國”之于“哲學”存在某種限定的意義上說,正屬于“民族哲學”的范疇。

何謂“民族哲學”?

馮友蘭特別反對說“一個民族的哲學是一個民族的民族性在理論上底表現”。因為在他看來,人們這樣說時總是把“民族性”當成某種先天的或客觀不易的屬性。但馮友蘭認為,民族不是一生物,沒有作為先天稟賦的“民族性”;“民族”亦不是類名,故“民族性”也不是一類人共有的客觀特征。因此如果將“性”視為先天或客觀不易之“性”,就只能說“民族性”不是“性”,而是環境塑造的一個民族在特定時期內的習慣。習慣可變,“性”則不變,后者相當于“理”。因此用“民族性”界定“民族哲學”,就意味著“民族”也在哲學之“理”的規定中,或者“民族”也能被視為“哲學”的屬性之一。但如果本然哲學(哲學之“理”)只能規定實際的各家哲學、各種哲學,卻并不規定是哪個民族的哲學,則可知“民族性”并不是哲學本身的屬性,正如馮友蘭指出的:

強調一個民族的哲學往往不只是一家或一種哲學,即便有些民族如此,也不必然如此,這足以表明“民族哲學”與“實際哲學”在概念上并不對應。那么從本然哲學只規定實際哲學,而實際哲學不等于民族哲學來看,就能知道民族哲學并不是從本然哲學中推出的東西。因而所謂“民族性”,就并不是哲學本身的一種屬性。是故,前述中國哲學不在哲學概念的外延中,亦即不是哲學本身的一種樣式,就只能因為它是“民族哲學”的一種,而非“實際哲學”的一種。從“民族哲學”看,朱熹與亞里士多德的哲學當然有中西之別;但從“實際哲學”看,正如馮友蘭說的,他們講的是一種哲學。

既然中國哲學是一個屬于“民族哲學”而非“實際哲學”的概念,那么要理解何謂中國哲學,關鍵就要看民族哲學與實際哲學的本質差別。以上,已經指出了二者在概念上并不對應,但從根本上說,二者的不同正在于實際哲學只受本然哲學之“理”的限定,但民族哲學中“民族”一詞的限定則與哲學之“理”無關,而是某種“勢”中形成的某民族之“習”——尤其是民族語言——的限定。在這個意義上,用何種民族語言“講哲學”,對哲學本身就是不重要的,正如馮友蘭所說:

哲學中有普遍底公共底義理,至少其目的是在于求如此底義理。這些義理,固亦須用某民族的語言說之。但某民族的語言,對于這些義理完全是偶然底,不相干底。

也就是說,“民族哲學”之“民族”,并不能對“哲學”本身構成限定。而馮友蘭反對以“民族性”界定“民族哲學”,也就是不承認有一個作為“民族性”的客觀屬性可附加到哲學上。那么所謂中國哲學,不過只是用漢語講的哲學。而正因為用漢語講只是“偶然底”,所以只能有金岳霖說的“發現于中國的哲學”。

《中國哲學史》

但另一方面,馮友蘭又強調認為用何種民族語言“講哲學”是不重要的,這只是“就哲學說”,而非“就哲學對一般人底影響說”。因為用何種民族語言“講哲學”,這對哲學本身是“表面底,在外底”;但就哲學對民族精神的影響來看,卻并非如此,因為:

所謂表面底,在外底,是就哲學說。就民族說,這些分別,就一民族在精神上底團結,及情感上底滿足,有很大底貢獻。這些表面能使哲學成為一民族的精神生活的里面。……事實上,民族哲學是如此分別底。如此分別底民族哲學,對于哲學的進步,至少是沒有妨礙底,因為這些分別,對于哲學,不過是表面底,在外底。但如此分別底民族哲學,對于一民族在精神上底團結及情感上底滿足,卻是有大貢獻底。

這里對“民族哲學”的論述,雖仍是在“講哲學”的思路中行進,但不再是對哲學是什么采用“在之內”與“在之外”的“講”法,而是就哲學本身及哲學對民族精神的影響采用“就哲學說”和“就民族說”。“就哲學說”,“民族”之于“哲學”無本質限定;但“就民族說”,尤其就哲學“成為一民族的精神生活的里面”因而對民族精神“有大底貢獻”來說,“民族”對“哲學”則有實質限定,那就是將哲學定位為影響和表現某一民族之精神的哲學。

因此作為“民族哲學”的中國哲學就不再是金岳霖說的“發現于中國的哲學”,而是馮友蘭所謂“中國底哲學” 。后一表述中,“底”字強調的就是“中國”能對“哲學”構成限定。但這限定不是“就哲學說”,而是“就民族說”,故此種意義的中國哲學不是哲學本身的一種形式,而是表示哲學影響“民族精神”的效果概念。那么再回到中國哲學是不是哲學的判斷上,可以看到,除了陷入循環論證,這類判斷更嚴重的問題是把哲學的影響與哲學本身混為一談。而只要看到中國哲學是就哲學對人的影響說(“就民族說”),而非就哲學的內涵或外延說(“就哲學說”),就能發現根本提不出中國哲學是不是哲學的問題。

(選自 《從語義分析到道理重構——早期中國哲學的新刻畫》“附錄·回到馮友蘭:從‘講哲學’看中國哲學”)

——目 錄——

序(王中江)

導 言 從方法論的觀點看

第一編 控制與爭議:道物論域中的語義分析與道理重構

第1章 德治悖論與功利思維——老子“無為”觀念新探

第2章 生成還是指導——老子論“無”的新探究

第3章 立場問題與齊物主旨——莊子的“因是”說

第二編 成德與人性:德性論域中的語義分析與道理重構

第1章 從“敬德”到“仁義”——孔子對西周思想的轉化

第2章 從“不忍”到“不忍人”——孟子的同情概念

第3章 性偽之分——荀子為什么反對人性善?

第三編 言行與秩序:倫常論域中的語義分析與道理重構

第1章 行為、語言及其正當性——先秦諸子“類”思想辨析

第2章 春秋大義與黃老思潮——再析“《春秋》以道名分”說

第3章 故事演義與學派關系——孔子問禮于老子的再考察

第四編 命名與思維:名理論域中的語義分析與道理重構

第1章 性質語詞與命名難題——“白馬非馬”再審視

第2章 物的可指性——《公孫龍子·指物論》新解

第3章 早期中國的“感應”思維——四種模式及其理性訴求

附 錄:回到馮友蘭:從“講哲學”看中國哲學

主要參考書目

后 記

來源:商務印書館

上海基诺彩票中奖查询 百人牛牛天地玄黄技巧 pt下降是什么意思 快乐时时开奖查询结果 橄榄球第一比分网 pt下降是什么意思 快乐时时计划 3d彩票投注方法 喊数字游戏21规则 双色球输入号码查询器 AG水上乐园技巧 北京单场比分直播 时时彩全天在线计划网页 欧洲手球冠军联赛比分 单机抢庄牌九 pk10最牛5码定位 腾讯捕鱼达人3d金币